<div id="center_tip">最新网址:www.5555555555.com</b></div>    “当然是最红最有名的姑娘能当花魁。”丽娘拿着手帕掩嘴轻笑,“沉鱼怎么想到问这个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想当花魁。”叶沉鱼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忽然想当花魁了?”丽娘面露诧异,凝视着叶沉鱼。她没记错的话,叶沉鱼才刚进醉舞阁不久,这样的姑娘多数要花一两年才能接受在醉舞阁的生活。

    忽然起了当花魁的心思,实在有些奇怪,丽娘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“我想住沈芝那层楼。”沈芝那一层香气又淡,比其他楼层还要安静。叶沉鱼想了想:“而且挣的钱比较多。“钱够的话,今天吃的那一桌菜她还可以再来三桌。

    她给出的理由让人无法反驳,谁不想要钱呢?可沈芝那一层楼可不是谁都能住的,难道是阁主暗示了什么?叶沉鱼不是买进来的人,而是阁主放进来的人?怪不得第一次上台齐王就点了她,怕是阁主留着给齐王办事的人。

    丽娘顿时了悟,都是沈芝有所安排,详细答道:“每年花街都有花会,若是声名够了,客人愿意在花会上捧你,出最高的价钱,便可以做当年的花魁。”

    “花魁可没那么容易当,可要好好努力。”丽娘笑道,“阁主的看重可不容易得呢。”

    叶沉鱼走了那么多世界,的确没拿到过花魁的身份,没什么经验,于是将丽娘的嘱咐记在心里。她站在醉舞阁三楼走廊的尽头,闻着从楼下飘上来的浓郁香气想,她得快点住到五楼去。

    当夜无话,叶沉鱼没在自己的房间里过夜,而是坐在醉舞阁的楼顶冥想了一夜。从上个世界起,她就感觉摸到了什么东西的边缘,却怎么也触碰不到全貌。

    大抵还是需要些时间,叶沉鱼心态平和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花街上才逐渐有了人声。叶沉鱼顶楼跳下来,借着院墙跳出了醉舞阁。她顺着街道往下走,拐了两道弯之后,进了一家酒楼吃早餐。

    酒楼这时候正热闹,除了闲来无事的富家子弟,还有许多刚刚入京不久的举子,七嘴八舌地议论政事。

    “听说今日早朝时,太子上奏要严查庆国公受贿一案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太子的母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庆国公是太子的亲舅舅,太子此举是大义灭亲。听说他听闻漳州百姓因此受苦,夜不能寐,连夜进宫请罪。当真是体恤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爱民如子……只是这么一来,太子受母家牵连,恐怕会惹圣上不喜。齐王又刚刚赈灾回来,听说办得极为漂亮,这圣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齐王是什么出身?怎么也轮不到他。”有一青衫举子嗤笑出声,“连宫女所生都不如的奸生子罢了,明玉宫的那位连个名分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张兄慎言!”

    几人神色惶恐,赶紧又聊起了其他。

    叶沉鱼发现这个世界的任务目标当上皇帝的难度有点大,他爹活着不说,还有个太子。而且听起来,没什么当皇帝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然想把皇帝和太子都杀了?叶沉鱼一边吃虾饺,一边琢磨着怎么完成任务。只不过从叶沉鱼以往见过的皇帝来看,人当上皇帝之后,心性会发生一些变化,最开始是仁君,年迈时也可能会变成暴君。

    宋景洲手拿折扇,懒洋洋地听着这些举子们说话,兴致缺缺地移开目光。随即他动作便是一顿,他看到了一名女子。气质清冷的漂亮女子独身坐在酒楼中,当然很引人注意,但让宋景洲留心的原因却不是这个。他自幼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这个女子的上半张脸,分明与萧灵渊昨日买下的清倌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宋景洲心中一动,醉舞阁里的人可不能随意出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怎么自己在此就坐?”

    叶沉鱼正在用心思考如何完成任务,耳边响起一道懒洋洋的男声。她将手指搭在长刀上,闻声忘了过去,意外的发现说话的人她见过。

    是昨天出2000两买她的人,还不如萧灵渊出的价钱高。

    叶沉鱼放在刀上的手指收拢,听他自我介绍:“我是宋景洲,姑娘昨夜应该见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。”叶沉鱼道。如果不是因为任务目标在,她可能问问他为什么只出3000两。

    宋景洲觉得记得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他虽然是白身,父亲却是镇国大将军,足以影响朝堂变动的人物。“我也记得姑娘,昨日本想同姑娘相识,可惜齐王横刀夺爱,错失姑娘……”宋景洲做扼腕叹息状,极为惋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叶沉鱼安慰了他一句,“我们今天还有机会相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宋景洲一笑,“我这不就与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叶沉鱼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今天就可以来醉舞阁买下我,我们就相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景洲嘴角一抽,“听说齐王殿下包了姑娘整整一个月,今天晚上恐怕不能与姑娘畅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出比他更高的价钱。”叶沉鱼道。

    宋景洲一时分不清叶沉鱼这话是真心还是耍他:“倒是个好主意。”他倒也不气馁,在叶沉鱼对面拉开椅子坐下:“姑娘刚刚是在烦恼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算不上烦恼。”叶沉鱼答道,“只是还没找到方向。”

    宋景洲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真能问出东西来,立刻竖起耳朵等叶沉鱼接着往下说:“不知是何事?我或许可以帮帮姑娘。”

    叶沉鱼在这个世界有两件事要办,一件事是完成任务,另一件是她看上了沈芝待的那层楼。任务可以缓一缓,毕竟任务完成了,也就不用继续在这个世界待了,当务之急是她要睡沈芝那一层楼。

    “我想当花魁。”叶沉鱼道,“目前还差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宋景洲一时间怀疑自己耳朵坏了,下意识反问了一句,随后就看到了叶沉鱼没有表情的脸上透着一股认真。

    事情的走向有些不对,宋景洲合上折扇:“姑娘……挺有志向。不知差些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一个愿意花钱捧我的客人。”叶沉鱼盯着他。

    宋景洲:“……”他为什么感觉自己上套了?

    “这事我怕是帮不了姑娘。”宋景洲讪笑一声。

    下一刻,宋景洲眼前一花,只感觉自己肩膀一痛,再看清四周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酒楼后的巷子里,而脖颈上架了一把寒光凛凛的长刀。

    叶沉鱼站在他面前,歪了歪头:“你说你可以帮忙。”宋景洲看起来很适合当捧她的客人。

    她绝没有因为昨天他只出了两千两,所以故意报复的意思。

    <div id="center_tip">最新网址:www.5555555555.com</b></div>            </div>

章节目录

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兰亭梦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章 我是整条花街最靓的仔(四),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,笔趣阁并收藏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